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請問你曾經睡在馬路上過嗎?如果問我的話我會給予一個肯定的回答,早上起床時,那叫醒我的鬧鐘聲就是洗街車放出來親切的喇叭,因為我擋路了(笑)。聽起來像個遊民,事實上我也曾經到遊民家做過客,就在那「寢一疊,生活半疊」約一米六的狹小空間中,家當俱全,爐子上還有溫著的ONE CUP大關清酒,桌上的下酒菜更不在話下,鮪魚的生魚片、幕之內便當、枝豆沙拉應有盡有,酒菜下肚後,他開始分享他的食材狩獵術,大關清酒是在淺草寺旁的酒屋(專門賣酒的雜貨店)前放的自動販賣機,ONE CUP的大關定價是日圓二百二十,有三個按鈕但其中的一個按鈕只要投入六十就會亮,這杯六十圓的大關清酒算是來自老闆的愛心分享。過了午夜零時後,生魚片會放在壽司店的空調室外機上,幕之內便當會隨著其他菜餚一同放在塑膠袋中掛在食堂門上的把手,在得到店主的恩惠後如用掃把順便將店前清理一番的話,隔天還會幫你更換菜色。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住在城市的他們著實的讓我體驗出正宗城市獵人的本色。也使我感受到世間萬物不是全部靠金錢來換取的。

最近常看到報導提到日本目前的空屋戶數達到八百二十萬戶,在高齡化與少子化的進展下,二〇二〇年的東京奧運時將達一千萬戶,二〇三〇年人口將減少一千萬人,到二〇四〇年預估日本十間房子有四間是空屋,難到日本房地產要絕望了嗎?來日本投資房地產的人都要被泡沫了嗎?還是想要影射比日本房價更高的台灣年輕人買不起政府壓不下而將會泡沫。如單從買房賣房的金錢利益來看,當然不可否認「諸行無常」的道理。但從方才提起城市獵人的角度來看,學習他們高解析度來觀察這個城市時,必會找出一條自我求生的道路,就如同聽音樂一般,有的人認為只有西洋古典音樂才稱得上是音樂,也有人認為爵士樂才夠格,也有人會說為什麼只有原住民的音樂才能代表台灣的本土音樂,如此不被統一在各自論述中尋找出調合的世界觀對房地產來說應更是如此,在日本買房已不是萬人的目標,用車方面car share和ride share模式將取代自家用車的趨勢,不自己擁有與他人分享的經濟形式,似乎在面對空屋化的危機時,慢慢產生出另一個解答。像短期租賃的外資公司AirBnB,利用網站將自家空屋出租的平台仲介經營方式。讓小時候爸媽常說不能讓陌生人來自己家住宿的常識破解,今年四月企業評價金額達一兆日幣,房間數遠超過世界最大的飯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想想比起過去生活在對物質的信賴感薄弱的世界中,無法確信自己可以成為一名正宗的城市獵人的你,請不要再埋怨房價過高無法「買房」的自己,嘗試一下各種「用房」的喜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