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每次回台北出差都會與喝不完的飯局巧遇,就在昨晚不知如何躺到床上就寢,正要向周公打交道的那一刻,突然耳邊傳來一聲巨響,讓吾人立刻彈跳起身,因為我以為是在家被太座呼喚,原來是電視中播放電影「華爾街之狼」,男主角李奧納多狄卡皮歐因深夜宿醉返家,早上被瑪歌羅比潑水叫醒的那段戲所喚醒。因這一驚醒闔不上眼的我,擦著冷汗想到常言道:「最幸福的男人莫過於,雇個中國廚子,請個法國管家,娶個日本老婆。」大部分的人都會想像,每當日本的老公下班,日本人妻必會疾步跪到玄關迎接,又是道辛苦,又是遞拖鞋、換衣服,殷勤的讓你有感受日本大男人至尊的禮數。但是憑良心講我從未有過如此的體驗,每遇到台灣朋友一而再再而三的以羨慕的眼光和詞語誇獎我時,更讓我陷入極度的煩惱與不安。

但是經由我十數年體現分析後,發現可能大家都誤解日本大男人主義的真意,為何日本上班族的男人都要在下班至數間居酒屋洗禮後醉醺醺的回家呢?其實這不是一種大男人的氣魄表現,而是他們感覺到家裡總希望爸爸不要早回家,在無言的壓力中所產出來的貼心行動,如果他一不小心的在傍晚六、七點回家的話,可能全家都會以訝異的臉神迎接他吧。由此可知,今天日本的標準家庭,爸爸是在不在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存在,也就是說他只是將扶養家庭需要的錢帶回來的那個人而已,更有趣的是除了會賺錢以外「育兒爸爸」才是最受歡迎的爸爸。景氣低迷物價高漲,不受未來薪水提升期待的爸爸只要做好媽媽交代的任何一個家事,不能回嘴只能說hai,徹底執行成為家族順位的老二方才是現代版的大男人主義(笑)。如此的觀念是因為近年晚婚少子化才出現的嗎?其實不然,我調查出早在大正時代(民國初年)一個好爸爸的標準就是上述所敘-擔當媽媽的一位好「手下」。歷史更可追溯到十六世紀將天主教傳來日本的第一位西班牙傳教士-聖方濟‧沙勿略,因為他是巴斯克人,同樣是巴斯克人的慕吉克神父曾說過,「巴斯克民族很古老,但這個古老的意思是過時的,大概是群膽小的民族,看到強者凱薩大帝的軍隊就落跑,只能逃到這裡(庇里牛斯山),因為再過去只有海了。厲害的落跑而能殘留下,如果真的打起來必定打輸,而且不會活存下來,膽小的男人會得到永續。」就此緣由我推測沙而略在傳遞天主教到日本時,將巴斯客人如此母系社會的觀念傳遞給日本,利用祭祀聖母瑪利亞的方式,重新點燃日本繩文南蠻古代母系的信仰,爾後雖遭受德川幕府之長年壓迫,卻能逐漸在日本紮根,成為今日日本父親在家庭中扮演大男人的精神典範。

人稱巴斯克地方的San Sebastián的星星不是在夜空,而是在地上閃爍,因為這裡是平均一個人換算米其林餐廳林立密度最高的地方。那麼為何如此輩出世界名廚呢?其實就是因為長年來爸爸不在家讓母兼父職的母系社會中失去家中地位的父親們集徒結黨,成立了解放自我壓力的「美食俱樂部」,基本上女賓止步,自己下廚做菜自己享用,享用後大聲歌唱跳舞紓解身心的場所,而造成千年歷史中不斷孕育出名廚的典故,有趣的是這個俱樂部名為Txoko,就是巴斯克話「牆角」之意,也不禁點燃讓吾家老大評為膽小如鼠的我想在日本成立第一家Kya Bya美食俱樂部的念頭(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