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應該有許多人與我一樣常常會忘了時間,像上次我要回大阪時怎麼都訂不到機票,最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張去名古屋的票,上飛機後與隔壁的阿伯聊天才知道大家都要去大阪賞櫻,也讓我驚訝到台灣賞櫻團比日本氣象預報的櫻開花前線還來的精準(笑),在日本賞櫻叫做花見,有趣的是這樣賞花的習慣最早是由大陸所流傳來的歲寒三友,所以花見之花,乃台灣的國花「梅花」,那麼為什麼後來改來賞櫻花呢?我們可以從它的語源中得知,日文的櫻花叫「SAKURA」,「SA」指的是稻子,「KURA」則是神明由天而降臨附身時所座的神位。所以當看到櫻花開花時,就代表著神明告知我們可以插秧的信息,農夫們就在田邊種植櫻樹,在農忙餘後樹下乘涼休息時,仰頭一望和櫻花探頭下望相遇,花見的文化就由高級舶來品的梅花慢慢地轉換為庶民在地化的櫻花,如此千年的生活,時間的節奏感,未曾消失,就在每年的四月份花開的時候,都是一個新年度的開始,每當在櫻花樹下遇到這些新入生的小朋友或剛踏入社會的新鮮人,就讓我想像到田中那一棵棵不禁風吹雨打的幼苗,碰到好農夫的呵護栽培下必能度過人生各種困境。

在我住的關西地方,有著超越巴黎、紐約、東京的米其林餐廳的星星,其中有一位我認為是農夫級的法國主廚,他名叫唐渡泰,八年前他面臨到人生的中年危機,身經多年名店的磨鍊卻錯失獨立時機的他,失意中他報名了一個挑戰廚藝選拔賽,中了人生的第一家店,因為立地於年輕消費族群緣故,開店之初要價二千日元起跳的商業午餐無人光顧,並被周遭餐廳取笑,其原因不單是價格的問題,而是他的菜色不是以牛排、鵝肝所調理的主菜,卻是將當季的蔬菜利用不同的烘培方式,呈現各式各樣的視覺與口感。他稱如此的料理為「野菜的遊樂園」。我則問他為何,他收起笑容緩緩地告訴我,從事法國料理的主廚平均壽命都不長,因常年在廚房工作的緣故,牛油、奶油多量使用並試吃的結果,多數人都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一個自己健康都無法擁有的廚師,又怎能做出讓客人滿足食慾的同時又健康的料理呢?聽了這一段話,我頓時悟解他當年斷然決定的初衷,並非出在「利己」,而是由「利他」之心而開始的。八年後的他,除了連續五年得米其林的星星外,在大阪、東京陸續開了七家店,就在今年櫻花盛開時,剛好是他第七家店一週年慶,我看著他在宴會上,一一地介紹餐廳裡每一位廚師時,就像是插完秧坐在櫻花樹下,手持酒杯滿臉春光賞花的那位好農夫,就在酒足飯飽、曲終人散之際,只見到唐渡泰拉著我的手說道明年台北花見去。

關於主廚唐渡泰與他的餐廳:http://k-coeu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