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口述.繪圖/龍國英 整理/Garbow Jb.Chen 圖片提供/金澤町屋菊乃屋

旅宿,應該是家的延伸,讓人回到另外一個家的感覺。金澤古老的花街主計町,當年是文人墨客與藝妓狎樂的區域,沒落後遺留的老屋町家,或成為旅宿,或成為特色茶屋。依然有些許藝妓文化保留著。住在菊乃家,依然可以聽到隔鄰藝妓的歌聲;入夜後,還可以看到50多歲的歐吉桑穿著浴衣,腳踩木屐,挽著藝妓在街上走過。

日式小庭院坪庭,保留御茶屋的原味

有別於伊些老屋改造再利用,給老屋拉皮、或是打開大窗戶增加窗景。老屋改造,應該是找回老屋本來的樣貌。菊乃屋就是一座保留花街的老屋風味,整棟出租的町家旅宿。旅館主人交給我們鑰匙,就不再打擾。

老街的屋舍沿河而建,河岸邊種植著綠樹,這一整排的老屋舍,就是當年風行藝妓的年代,藝妓院的大集合,稱之為「花街」,藝妓院則稱為「御茶屋」。菊乃家保留當年御茶屋時代的格局,長屋中段規劃日本稱之為「坪庭」的小花園造景,是町家長屋的特色。一樓玄關,客廳是當年藝妓與客人宴飲的地方,二樓則是和式臥房。屋舍內的布置,有著當年遺留下來的龜鶴圖繪「行燈」,行燈的宣紙上,還保留著「花街風格」的風流圖繪樣式。

造訪時正是8月中,剛好趕上花街放水燈的景觀,水岸旁的牌坊布置著「獻燈」,是寫上各個店家名稱的紙燈籠。與朋友們步行至另一處御茶屋改成的「嗜李」茶屋,老闆是我的金澤在地好友。我們讓料亭「仕出」外燴,飲酒享樂,遙想當年藝妓風華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