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透過祭典反思生活的節奏感
生活中的想像力是文化傳承的最大力量

Narrate│龍國英 Edit│何波妞 Photo│龍國英

祭典對我有二個義涵,一是保留對「生活的想像力」,一是「我是生活在這個地方的一份子」這二個層面的意義。其實我一直認為身處在祭典熱鬧紛雜的環境之下,反而才是真正安靜面對自己的時刻,因為這個時刻與日常生活不同,屬於「非日常」。在非日常的時刻,我們才能感受和保有「生活的節奏感」,像是春夏秋冬的季節更迭和過年過節的氣氛,這才是「真正的生活」。


日本很多文化是因為面臨到很多問題,為了解決問題而產生的,祭典就是其中之一。日本有三大祭典:祇園祭、天神祭、神田祭,屬於關西的祭典就有二個,我想是因為關西的歷史文化比東京多了一些。關西祭典的由來,最早是因為遇到無法解決的疾病傳染、戰亂迫害等社會問題而向天神祭拜祈禱,古時候的人想像力非常豐富,認為死亡的靈魂如果沒有受到安撫而會報復人們,所以舉辦祭典透過儀式讓亡靈得以撫慰,讓人們也得以安心和安定感,祇園祭和天神祭都是這樣產生。


有時候,人要先承受負面才會產生正面。像是祭典,表面上似乎是透過祭典安撫靈魂,但其實是寬撫自己因而得到「真正的自己」,讓自己靜下心來重新思考,找到生活中的想像力。我認為祭典絕對不是非常單純的觀賞花火、吃吃屋台小吃而已,是具有有形和無形的觀賞價值存在。像是祭典中山車的結構、造型和圖騰都是代表當地的收藏和故事,山車上看似突兀的波斯灣地毯裝飾,其實是來自於設計者祖先的人生經歷。由此可知,我們不能以既定的單一面向看日本這個國家,亞洲文化裡日本的文化最複雜,存在著東西混血文化的多元性,這是有形的部分。
另外祭典中的音樂、歌唱和鼓聲則是不可錯過的無形觀賞重點,包括抬轎中的口號更是現場觀眾可以即時參與的部分。

日本祭典的參與者都是當地社區民眾自發性加入,從抬轎到屋台料理都是左右鄰居放下工作、帶著自己的孩子一起動手做,或是老師帶著學生一起參與。這不單只是義務或是責任,而是身為當地一份子的生活風景,藉由祭典這個活動凝聚社區力量。我自己長期住在關西,我覺得關西的生活想像力是對下一代的責任跟勇氣,這就是祭典帶給我的另一個意義。讓我們的下一代有選擇的權利和面對失敗的勇氣,面對困難之後才會找到機會。

日本人利用「祭典」幫生活帶來真正的節奏,透過祭典找出怎樣過自己生活的節奏感。或許我們也可以思考自己的生活時光裡面需要什麼樣的節奏,什麼樣的節奏才是最重要的。重回生活的底蘊去觀察,這些絕對需要靠眾人之力一起流傳下來,我們就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生活中的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