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講題 「夏子の酒」─夢幻清酒的故事

時間 12/10,19:00

地點 築生講堂,台中市西區中美街15號1樓

二0一一年三月十一日,日本東北大地震造成上萬生命的結束,數十萬人失去自己的家人。在這悲傷的同時,因為福島核電廠的災變,更讓受災的民眾災上加難。日本全國人民甚至到台灣周圍國家大家都要擔心到輻射塵的風險,當然前者的天災是誰也無法事前預測的,而後者的部分雖是受天災影響所致,但是實際上卻是由我們自己發明並使用核能造成的因素較高,為何科學家會選擇使用此種能源?是值得身為使用者的我們,好好來省思自己生活方式的機會。

大約在四十年前英國德裔的經濟學者E.F Schumacher(修馬克)寫的一本書,書名是「Small is Beautiful」(小即是美),書中記載著曾有人請教他,科學家與技師為了地球人類到底要追求什麼才好?他則回答:追求科技的方法、道具是–便宜幾乎是任何人都可以隨手取得的
–小規模而能讓人運用的
–可以讓人類發揮自己創造力的

這位預估到爾後石油危機的經濟學者,好像也正要告訴面臨著核能危機的我們,一直不停追求科技方便生活的方向走了近百年的時光,在我對照看來他所提的三個方向,我們好像正好是走反方向的路。我們是不是走錯路了?在幾年前我與從中國大陸經由朝鮮傳到日本的米酒相遇,如果有看過日劇「夏子的酒」的人應該馬上會有所以體會,在日本經濟快速成長的七0、八0年代日本造酒產業走錯路了,他們深信(甚至到迷信的程度)數大即是美的成長神話,他們拋棄由一千年前代代相傳的文化後,掉入谷底,而後現在在反省後慢慢的重生。重新找回當地夢幻的酒米,放棄使用化學肥料,春夏種田、秋冬釀酒的自然循環中,最環保的酒藏中心人物–藏人,與一心一意想要釀出自己獨自風味清酒的酒藏科學家–杜氏,他們粒粒皆辛苦釀酒的背影,讓我看到我們該走的那條路–Small is Beautiful。

 

清酒在日本已是由各地自行研發與傳承的地方性產業,用當地的水、酒米,在特有的溫濕環境與不同的酒麴發酵下,完成的夢幻飲品。課堂上,龍先生也特地帶來兩瓶香醇的清酒與學員們分享,一瓶為大吟釀,一瓶是純米大吟釀,而這些酒可都是清酒比賽審查用酒呢!濃濃的酒香,正如龍先生為此次講堂帶來的歡樂氣氛,值得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