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看似夕陽西下,必會東山再起。

未來領導產業「輕工業」。

每次當我站在桃園機場時,常常會頭痛,原因不是現在進行的非常工程所帶來的噪音,或是刺鼻的噴漆味,而是我找不到要買什麼東西回日本送人。雖然最近伴手禮陳列方式與包裝設計開始多樣化,但是內容還是只有究極的台灣三寶——茶葉、鳳梨酥與烏魚子(苦笑)。回頭看到隔壁是一排英文字母編排的名牌精品店,當全國上下在歌頌台灣科技代工產業的獲利高升時,有沒有冷靜地思考一下:把你所擁有的3C產品加起來,可能都沒有你那另一半的名牌包包多!

這些皮革工藝品、紡織品、家具、食品,都是由法國、奧地利、義大利、瑞士與西班牙所生產,而我們幾乎都是無條件地、且接近迷信地購買他們的產品。甚至連他們抽出的地下水,我們都願意掏腰包從歐洲渡海運送而來。而這些產品,幾乎都是我們台灣遷廠、倒閉、關門大吉的「輕工業」付出。讓我們來認真的面對這個問題。

借鏡奧地利

一個多功能手機的單價,與女生所喜愛、知名品牌的包包單價比較,十分的抱歉,我們不得不承認高科技產品輸給輕工業產品。他們到底何德何能?也許奧地利這個國家值得我們參考。

人口不到一千萬人的奧地利在歐洲不算大國,加上它的地理位置關係,在這個國家裡並沒有所謂的大企業,百分之百是中小企業,而且大多數是德國大型企業的代工廠商——這情況像不像台灣?但是,有一些地方是台灣不像的。權威經濟雜誌《THE ECONOMIST》日文版所選出的奧地利代表性企業,有三個共通的特點:

一、小公司,人數都不超過五十人。

二、國際化,產品都行銷至海外。

三、都夠笨,有自己毫無妥協的堅持。

我想,這應該是哈布斯堡王朝時代流傳下來的優良傳統力量所形成的。

其中一家是賣果醬的STAUD’S,原來是一個在1947年開始的蔬果攤,後來由第二代在同樣的地方,於1971年做起泡菜與果醬的生意,公司員工三十二人,自行進行有機農業栽培,並生產有機食品。STAUD’S堅持用蘋果汁取代砂糖製作的果醬,售價是其他果醬的兩倍。目前百分之八十五的客人購買他們的有機食品,其中百分之十的人過的是百分之百的有機生活。

另外一家是Augarten瓷器工房,歷史悠久僅次於德國的邁森工房(MeiBen), 1718年成立,是瑪麗亞.特蕾西亞女皇(Maria Theresia)的專屬官窯,世界第一個咖啡杯傳說就是由此窯燒出。在國營時代,員工人數高達三百人,於2003年因經營不善倒閉後民營化,現在僅有二十三位員工,所有產品都由自己工房手工、手繪方式製作,百分之十五的產品出口至國外。

看過奧地利的故事,盛產水果的台灣及擁有故宮五千年文化的我們,怎麼會沒有機會?到底我們的問題出在哪裡?

由「成長」到「空洞」?

南禪寺的秋楓、八坂神社的垂櫻、宇治橋下的清流,京都的四季之美應該是吸引那五千萬人次的觀光客來訪的主要原因。由學生時代到出社會工作,在京都待了十多年時間的我卻發現到一個大家可能都沒見過的京都。朦朦朧朧之中,又讓我感覺到從中可以尋找出一些事物做為台灣將來的借鏡。

與奧地利相同,京都這一千二百多年的古都也深深受到天皇王朝之影響,支配出京都獨自風格、風味的食衣住行。日本有一句諺語:「大阪讓你吃到倒,京都讓你穿到倒。」意思就是說大阪美食店鋪眾多,京都時尚衣裝遍地,而和服就是京都代表的服飾產業,西陣織、友禪染,工藝之高、圖騰色彩之美是舉世推崇、毫無疑問的。

早在十多年前,還是留學生的我參與京都傳統建築町屋的現狀調查活動,當時我負責調查的區塊,就是在西陣織生產工廠密集的地方。我發現,一件和服由織到染到縫製,都是在每一間不大的工房中,由少人數各自分工合作生產所形成的「輕工業」,但卻有上千億的產值。同時我也發現到一個問題——產業空洞化。許多原來是工房的町屋成了空屋,甚至被拆除只剩空地,大的廠房則是被改建為集合住宅或商場,大部分的生產技術與生產線都轉移到人工成本便宜的中國大陸。便宜的產品再進入日本市場,讓更多相關的工廠因為無法加入價格競爭而倒閉,如此惡性的骨牌效應到目前都還在持續的進行。

和服整體市場規模由八○年代的一兆七千億日幣,萎縮至今只剩下六分之一的金額、大約三千億日幣,如何能在這夕陽西下的產業中求得一口飯吃,同樣是代表奧地利企業那三個原則,我在京都的五条通找到了,「Pagong」龜田富染工廠。

帶來幸福的海龜

龜田富染工廠是一家京友禪染的工坊,成立於1919年,在五○年至七○年代,和服市場急速成長下,建造了大型廠房,員工人數增加至數百人,但在和服人口急速萎縮,和服印染業務歸零時期,不得不接起洋裝布料印染的訂單。我感覺這是一種「三明治作法」:「上層」是帶著歐洲風有點瑕疵也不會被打回票的高級品,「下層」是價廉物不差的中國製產品。龜田社長告訴我,辛辛苦苦的染一塊布,利潤買不到一杯罐裝咖啡,而且是接的單越多赤字越多。

就這樣熬了幾年,有一天工廠裡的老師傅抱著一堆友禪染的和服布料的布塊給龜田社長,並告訴他雖然這些東西現在沒有用了,但是想辦法保存起來,也許總有一天還是會派上用場。當天晚上,他就將這些布塊一片又一片的掃描,存成電子檔。看著一片片的圖騰,他想起它們一個個不一樣的故事:稱為「朝顏」的牽牛花,受到三○年代裝飾藝術的影響,是昭和初期女性歡迎的時尚圖騰。牡丹與菊花的圖騰,則是在六○年代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時代,大家追求富貴美滿的象徵。

眾多圖騰,有的是代表著自己的時髦喜好,有的則是父母祈求兒女平安幸福的心願等等。想著想著,龜田社長突然看到電視裡播放著夏威夷的旅行節目:美麗的沙灘、椰子樹,主持人身穿著夏威夷襯衫……。那襯衫聽說是當年由日本移民至夏威夷蔗糖農場工作的婦女,將自己身上穿的和服剪下來縫製給自己的先生、小孩穿的衣服。由於圖騰美麗且適合當地氣候環境,而成為代表夏威夷的襯衫。

看著眼前堆積成山的舊布料,龜田社長突然眼睛一亮,像發現金礦一般!他嘗試著開始不再作下游包商,開始自己從頭到尾完成一件夏威夷襯衫,並將每一個圖騰的名字和故事在每一個客人買了襯衫回家後,連同感謝函一起寄給對方。幾年下來,這做法深受好評,他在京都的五条和祇園開了自己的直營店,除了每年春、夏季在日本各大百貨公司巡迴展示外,他以自己僅剩的五位熟練職人成立了「京友禪五人組」,將「染料調配—印染—蒸型—清洗—烘乾」等製作過程毫不保留的完全曝光,並讓來訪者可以親自體驗友禪染。而長年空置的大廠房,他更巧思地布置成只有在夏天夜裡才有的京友禪鬼屋,不僅嚇破人膽,還是一個最有文化品味、以及上電視頻率最高的鬼屋。

那麼,「Pagong」是什麼意思?這是太平洋南島語系的塔加路語(Wikang Tagalog),指的是一隻住在美麗的海裡、會給人帶來幸福的海龜。我想,其中就包含著在京都的他們誠心想要把他們最美的在地文化、創意、技術傳達給大家的心願。我深信,這絕對不是進入夕陽的產業,只要下工夫、夠堅持,黑夜過後就是光亮的明天!

就當我正要停筆時,龜田社長打電話給我,他笑呵呵的說他剛受邀參加今年巴黎時裝秀回來。讓我心頭浮現了一句話:台灣!妳要的就是他——輕工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