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一個由設計師與有田燒聯手打造的「D hand A」計劃;

一個不是只為了設計而作設計的故事。

 

「首次經歷雙層構造的容器製作!」

近藤康夫 + 陶悅窯


當初由近藤康夫先生所設計的這個器皿的形態是大家所公認最艱難的。有著厚實且沈重的印象,但是用手托起時卻出乎意外的輕巧。全因器皿中心為空心雙層構造。

「有田窯廠使用石膏模做出商品,我在塑型製作時就想表現出這樣的特徵。通常容器外側與內側的形狀是相同的,在塑型過程是不是可嘗試外側與內側相異的作品。所以我試著在倒圓錐型的內部,再置入一個半圓形的器皿」近藤說道。

而負責燒製的陶悅窯今村堅一先生如此表示:「對於製作這樣的雙層構造容器,在有田也是首次嘗試。對於製作難度雖然事先已有所覺悟,但是沒想到真正嘗試之後,仍對於歪曲程度感到超乎想像的吃驚。有田燒為了保有瓷器一定的強度,已經採用比其他產地更高溫的1300度, 進行18小時的燒製,但因雙層構造的關係,瓷器的收縮程度也更加複雜了。塑型後材質的厚度、空隔的大小、燒製後的凹陷等等的計算,可說是經歷不斷的摸索與修正。」「最後克服歪曲問題的是有田的傳統製窯道具『Hama』圓盤。所謂『Hama』圓盤,就是在燒製時置放於瓷器下面的燒製台。經過此次的嶄新挑戰,也象徵傳統技術並非需要捨棄,反而可以重新發掘出它的價值。」

「無鉛顏料的挑戰!」

吉澤美香 + 陶悅窯

負責容器彩繪是畫家吉澤美香。吉澤透過造訪有田的街道時發現:「果然有田是屬於紅色的意象」,以藍色為基底加上紅色與綠色的襯托,大膽的筆風與鮮豔的色彩搭配,給容器注入了能量般的動感。今村先生表示,「有田的傳統色彩能夠像這樣被重要的呵護著,我們感到相當的高興」,但是色彩上的選擇卻相對的辛苦,這次的彩繪全數使用無鉛顏料。從前的顏料可表現出滑順筆觸與鮮豔成色,但為了使顏料在燒製時更容易融化,一般都會加入鉛。但自從2006年開始,日本的食品衛生基準修正後,便禁用含鉛顏料。可是無鉛顏料的開發尚未成熟。燒製時顏色的變化,會依照燒窯內部的擺放位置而有所不同且呈現不安定狀態。所以在顏料調製階段讓大家煞費苦心。

吉澤運用充滿動感的筆觸,表現出彩繪的濃淡或是塗刷的韻味。以往含鉛顏料因溶解度不佳,往往無法表現出其中奧妙。若是單色彩繪的話,製作轉印紙時通常只需採單版印刷的步驟,但為了表現出吉澤的設計,必須使用3至5個版重疊印刷的方式。「思考如何搭配色彩與紋路,才能令料理看起來有加分效果。舉例來說,若是製作咖啡杯,如何襯托杯裡的咖啡色澤。乍看之下雖是個很簡單的器皿,但是若弧度過於傾斜,或是邊緣很尖銳,我想,在張貼轉印紙時是會很辛苦的。」吉澤美香說。

這次的作品中,有著許多不同於以往難以張貼轉印紙的弧度或是凹面。師傅們將已冷卻的容器再一次送進窯場加溫,藉由這個熱度讓使轉印紙延展並拉長,小心翼翼避免破損的細心張貼。這件作品的誕生,也代表有田燒那支撐著傳統技藝、淋漓盡致的熟練技巧。

「易於製造的方便樣式與斬新的嘗試!」

小泉誠 + 草山窯


「設計師與產地聯手共同參與物品製作,往往容易流為大拜拜般喧囂熱鬧之後,便悄然結束的命運。我想,應該將這些變成實際的產品好好地在此生根發展。所以我在設計階段時就考慮到方便產地製作的樣式,並同時挑戰有田燒的高超技藝,以這兩項為基礎,嘗試著製作出成品。」負責設計容器外觀的小泉誠先生,提到這回設計的意圖。

考慮到方便產地製作的設計,就是這個可自由自在組合的四角盤系列與層疊收納式(和俄羅斯娃娃構造相同)的碟子組。兼具在餐桌上打開便當盒蓋時的樂趣,以及方便堆疊收納的便利性。負責生產的草山窯廠,在這次的製作過程中,並沒有遇上什麼困難的瓶頸,很順利成功地燒製出來。

另外一項挑戰有田技術的是附著上蓋的三種小容器。這些側面輪廓分別為圓形、倒三角形、及四角形的器皿被命名為「○▽□」系列,使用者可體會三種形狀各異的上蓋與容器本身自由組合的樂趣。

其實附蓋的容器製作,反而出乎意料的困難。因容器本身與上蓋的收縮率有所不同,兩者要達到密合的程度則必須得具備相當的技術。尤其三種形狀必須彼此全數吻合,則更是困難。平常為了讓器皿本身與上蓋能夠同步收縮,基本上必須一起置入窯中燒製。這次卻不得不以分開燒製的方式製作,這個步驟也相當的棘手。

這次的經驗,草山窯的草場孝之先生就表示道:「不論哪一種發想均是目前為止有田所未曾經歷的有趣概念,我們往往墨守成規,以這是飯碗那是茶碗的固定用途來思考,此次這些可以自由自在任意組合變換的容器徹底顛覆了我們以往既有的觀念」。

「反覆推論尋求解決方式!」

佐藤晃一+ 草山窯

「由於小泉先生的器皿沒有突角設計,所以圓形圖紋可以帶來共鳴效果」。感銘於小泉誠的設計,佐藤晃一先生設計了圓點的花紋。雖然是一般普通常見的花紋,但它們的排列卻是高難度的手法,例如將圓點層疊成上弦月狀,稍稍運用小技巧改變些許大家對其既有的印象。期待設計師的用心能夠將圓點設計改造成一種百看不厭的風格。

佐藤沒有選擇傳統的鈷藍色,而是接近琉璃色的深藍。「對我而言,有田的印象是帶著西式風格的。日本的傳統紋樣或色彩是一種帶著濕度的表現,這一次我想要表達出一種乾燥狀態中的現代感」。

然而,為了色彩能夠正確呈現,在顏料的調配上煞費苦心。與傳統四色套色的手法不同,只能於有限色調中儘可能調配出接近的色彩。比例太過濃稠時將產生斑點並影響釉藥的附著,即使是相同的顏料,依照窯廠的不同,呈色也有所變化,這就是有田燒最為奧妙之處,也是各家窯場獨特個性的顯現。

圓點花紋的上彩是運用轉印紙製作,因為必須一一地貼上圓點,是個相當費工的製程。若事先將圓點花紋分組,按照組別各自張貼即可解決這個問題。佐藤說:「這樣一來整體感就出現了,藉由圓點分組並重複出現,我想這就像聆聽音樂一般,產生出變化與統一感」。

其實原先佐藤晃一想要運用有田一種稱作「吹墨」的傳統技法展現出漸層的設計。然而,容器本身的土胚會將顏料中的水分吸收,表現不出精緻漸層的效果。佐藤不停的問「為什麼?為什麼?」不斷的去尋找原因,並在互相討論的過程中持續找尋解決方法。草場先生說,這樣的討論比什麼事都還來的難得,並且也令人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