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一帖也許可以拯救在世間水深火熱中

迷失方向同胞們的處方或是……瀉藥?

世界最大的工廠─中國大陸這個名詞,似乎就像因地球暖化而被逐漸融化的北極冰山一般,它開始看不清楚,看不太見了。富士康十三跳也好,日系企業本田汽車、歐姆龍的罷工也好,這些看似單純的勞資糾紛或是我們單方認為年輕世代的抗壓性不高而造成輕生等單點的問題,事實上也許不單單是如此。自從改革開放到現在奧運、世博一個接著一個舉辦過來的中國在短短的三十年間,社會產生了極大的變化,這些變化是正面的同時也是負面的,其實身處隔壁鄰居的日本就是一面很好的鏡子,60年代的奧運、70年代的世博、80年代的泡沫經濟同樣是經過30年的高度成長後,卻帶來了之後20年的迷失。

想一想現在熟讀《毛語錄》的大陸年輕一代,可能已不佔多數了吧?毛主席的話反而是現在社會呈現一片繁華景象的表面時,必須要再一次重新體會這位先人睿智言語的時候,其中有那麼一句話蠻值得與現在在工廠上工的朋友們一起分享:「什麼叫工作?工作就是鬥爭。哪些地方有困難、有問題,需要我們去解決。我們是為著解決困難去工作、去鬥爭的。越是困難的地方越是要去,這才是好同志。」(出自於《關於重慶談判》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七日) 。

勞動=痛苦?

關於這些工作(勞動)的問題,不單單只是現在大型外資企業或是在大城市裡,就連我的一位住在上海的朋友家中也發生相同的問題,身為家庭主婦的她向我抱怨著她家裡佣人的薪資,因一連串工廠工人的勞動問題,政府決定工作基本薪水加倍調高,甚至還要給付一年兩次獎金,負責家裡開銷的她當然會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另外我一個日本的朋友,也向我哭訴著說,中國已幾乎找不到摘麻織布的廠商了。他從湖南開始逐步西遷,現已至四川,農村中只剩下老人與小孩,能夠勞動的年輕人全都到城市裡做農民工去了!聽他們說道就連農民工都認為自己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變有錢,買一棟豪宅來住⋯⋯

我想這並不是一種對農民工的歧視心態,也不是要去剝奪他們成功的權利來看這件事情,而是整個社會形成像是一座浮在半空中,由光線折射空氣而成的海市蜃樓。實際上,富有就是可以與幸福美滿的生活劃上等號嗎?其實不然,大陸似乎開始要迷失自己的方向⋯⋯

「勞動」是一個工人開始做的時候就要用自己一生去揹負的命運,但是絕對不能將勞動解釋為一種不幸,事實上是相反的。一個失去勞動的地方反而會失去真正的幸福。將勞動沉陷於苦痛的深淵應該是由資本制度勃興所引起,3K(「危險」Kiken=危險、「きつい」Kitsui=辛苦、「污い」Kitanai=髒亂)被歸納為非人性的定義只不過是近代經濟學對於此種不幸的的現狀而吶喊,如果將此種不幸看成一種大家共同承認的價值觀是錯誤的。勞動本身並不就是代表著痛苦,而是因為不正確的勞動認知而帶來痛苦。

左右不分 享受勞動的快活

過去的年代中,工人們透過自己所勞動而得到創作自由的喜悅,這與現在強制性被要求的工作中,完全被剝奪人格自由的現在勞動者比起來是完全不同的。例如工藝由手工製造轉為機械生產時喪失的就是那種創作的自由。一種對自己工作的忠誠,確立自己人格的存在,亦是一個自我朝向自然的歸依。讓我們看著中世紀所建造的廟宇寶塔,不就是工人們的信仰、熱情與勤勉所建造出來的一大紀念碑嗎?

我們自己如果去縮短勞動的話,誰也不能保證可以得到幸福。因為工作中本來就會時苦時樂,但是這些發生的種種不能左右工作的真理。抱持著一種感傷的心去面對時,說它是一個美感的勞動或是快樂的勞動都是在欺騙自己,同樣的因為很辛苦而去逃避工作的話也並非是一個真正的勞動。

就如同一個完美的善行,絕不放入自己善惡的念頭一般,一個完美的勞動必須要懂得去忘記工作中的甘苦。如同唐代禪僧:百丈懷海所說「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話一般,就算是辛苦,就算是快樂,其實工作都是老天爺給予我們人類的任務。認同如此命運的人可以得到幸福美滿生活的約束,拒絕的人必會得到天譴。

利慾只會像一個接二連三的無底洞,讓我想起上個禮拜去買了一雙會津產(現日本福島縣)桐材木屐時老板跟我講的一句話,「要左右不分的穿才可以喔」原來不去固定哪一隻是左腳哪一隻是右腳穿時,木屐鞋底的木頭磨損就不會集中在某一個地方,這樣木屐才能穿的久。原來如此!而這也讓我聯想出一個木屐式的人生觀:「一切工作上的得失苦樂,就如同穿木屐一樣是可以左右不分,不分左右,如此才會快活,因為工作本身就是屬於你自己的生活。」

寫到此突然腦海裡又浮現起下個月大家來跟我要專欄催稿的身影,哈哈,既然都已左右不分了, 又何必再去牽掛呢?(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