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商龍國英建築設計顧問有限公司

 

有沒有想過你可能會在城市裡過一輩子?

根據聯合國人口機構(U.N. Population Division)報告指出,2008年底,全球城市人口,已首度超過鄉村。例如中國,目前有四成人口住在城市,到2050年,將增加到七成,也就是十億人會湧進各省城市!至於先進國家如日本,根據野村綜研調查,城市居民還有高齡化的現象。愈來愈多人,決定在城市終老。

也許,你覺得城市只是你討生活的地方,你心裡描繪的養老生活,是在鄉間小鎮裡。城市裡的人,比較不親切。城市裡的空氣比較髒,步調好快,物價好高,壓力很大……。可是,你又不得不承認,城市裡的工作機會比較多,公共建設比較完善,要逛街與看新鮮事物,都還是得到城市裡才行。你早就愈來愈難離開它。

與其嫌東嫌西,為什麼不發揮一點想像力,讓你天天上下班的地方變得更好? 事實上,將城市建設汰舊換新,或者改造成更適合人們生活的地方,是許多國家近年重要的趨勢與計劃,也是當地人尋找新機會的起點。

例如,誰說城市裡不可能有農業?日本東京最繁華的銀座區,透過居民高安和夫等人的努力,現在竟在大樓頂上生產蜂蜜。一開始,許多人非常擔心畜養蜜蜂會螫傷人,卻發現,蜜蜂傳播花粉可促進綠化,生產的有機蜂蜜還能作成多種產品。結果,銀座蜂蜜成了全球媒體爭相報導的話題產品,也讓式微的養蜂業在城市裡奇蹟再生。

誰又說,城市裡只能蓋很醜的水泥大樓?美國西岸城市波特蘭,當地政府最近決定在新公共大樓的整面牆壁上建垂直的花園。未來,當地居民可以來此辦公,順便看看花卉在大樓上隨四季變化綻放。

除了綠化,城市還可以藉著重建來復興當地傳統。本期的封面特集,就是談一個重建日本大阪的城市規畫大師:澤田充。你會發現,把自己住的城市變得更好,不是只有政治家才做得到。他說,城市本來就是住在這裡的人們的生活總合,要靠庶民的力量才能成長。為什麼要等待外人幫忙才能改變呢?

也許,因為城鄉差距擴大,人們退休歲數不斷延後,我們這世代註定會當一輩子的城市人。與其抱怨,不如逆向思考:如何讓城市變成你想要的那個樣子?

用庶民精神改建老城的城市開發大師: 澤田充

2008年底,日本大阪,這個以多橋聞名的古老水都,因為一條新電車線,而再度站上全日本,甚至全世界眾多媒體注目的舞台上。

這原因不只在於,這條電車線貫穿了此城市百年來政商活動的重心:中之島。更因為從外型到命名,它都巧妙地把當地人最驕傲的傳統展現出來;其中三個車站為古典木造外型,充分展現日本以木造房屋為主流的古老建築文化;尾站則由大阪出身的大師安藤忠雄所建設,取名難波橋,其實難波(又名浪花)正是大阪的古名。

這個中之島線電車,有大阪的老靈魂,卻帶來新希望。它立即成了日本最新最受歡迎的熱門旅遊景點,許多國外遊客一下機,也指名要遊覽此地。背後負責策劃的都市開發總監澤田充,功不可沒。

1960年生於關西地區的兵庫縣,澤田充因為長大後都待在大阪,驕傲地自認是「大阪在地人」。在32歲辭去工作創立公司「CHAOS」後,他就一肩扛起為自己熱愛的老城,尋找新生命的事業:都市計劃開發總監。

其實,即便是先進國家日本,都市再開發的工作也大多落在政府官員身上,畢竟許多道路建設需要官方同意,才可能做大幅度改建。然而,大阪人自古以來,就有喜歡從民間自發性出力,不靠政府的庶民精神。澤田充,正是大阪才孕育得出來的民間都市開發大師。

他的第一個案子,為大阪老車站對面規劃「E~ma」新商城,只為了讓來客享受多一點的陽光,竟採取入口背對車站門口,完全違背傳統上可引來人潮的典型設計概念。他全由民間人士出力的「淀屋橋WEST」商場計畫,更斷然拒絕任何連鎖店進駐,只接納真正代表大阪人思維的個性商店與餐廳。

這一切的一切,都正是庶民精神的展現:真正體察居住在那裡的人們,想要的是甚麼?在乎的又是甚麼?「我絕不會像那些不懂民情的官員,只會建議在吸車子廢氣的路旁設露天咖啡座!」澤田充固執地表示。也難怪,貫穿大阪政商重心的中之島線電車,在深富關懷在地精神的他策劃下,就成了「創造一個一百年後社會資產」的歷史性計畫。

台灣人大多從東京開始認識日本。不過,近年有大阪出身的建築大師安藤忠雄,讓許多人發現了大阪人對建築傳統的堅持和創新,甚可比東京人更出色。現在,澤田充,則用他從小當體育健將的經驗告訴你:想改造一座城市,只要兼具和全市人們一起奮戰的團隊精神,以及獨立想出創意的個人秀能耐,就會成功!

龍國英

澤田充

執行總監,就是球隊經理兼教練!

─(2535 / 龍國英)首先請教澤田先生您的身分、從事的工作,還有您的職業應該被稱做什麼?

一般來說是叫做「都市開發執行總監(Producer)」吧,或是「商業設施開發執行總監」之類的。

─「Producer」從英語翻譯的話,是指電影從業者、製作電影的人。就是從拿到預算、配合經費準備劇本、選定演員、拍片到最後的宣傳活動都要負責的人。

是的,Produce(執行)業務簡單說就是製作總負責人。若以棒球隊來說比喻的話,就是「球隊經理兼教練」,負責組織教練團隊及球員、在比賽時發示暗號進行比賽。

─過去提到「執行總監」總給人一種可疑的印象,不過現在卻逐漸受到肯定,其原因為何呢?

以前沒有所謂的「Produce」這樣的業務,而是由開發商自己擔當的。但由於無法做出嶄新的東西, 於是這才出現了稱為「Producer(執行總監)」的人,創造出過去沒人想到、夢幻般的新穎的規畫案,讓大家覺得「Producer 果真厲害!」,於是就這樣得到肯定。以前的「Producer」不需對最後的經費預算執行負責,純粹只是提案人而已。

─所以執行總監只有企劃而已?

一點也不錯,說是企劃者也就是只要負責企劃就好了。但是因為不需要對最後的結果負責,所以企劃的東西和執行出來的東西就會不一樣,也因此才會讓人覺得可疑。

不過時代不同了,我們現在所說的「Produce」已經回歸到它的原義,直到最後都要管理好預算,並且讓計畫案成功。

─澤田先生過去曾從事過怎樣的工作?

我曾在「RECRUIT」(橫跨出版、網路、廣告,日本最大的人力資源情報集團)公司上班。32歲時才辭掉工作獨立創業。所以我之前當了9年的上班族。

─當時正是剛剛所提到的「可疑的執行總監」最活躍的時期嘛。

是的,正好是我踏入社會工作、開始見識世面的時候。

─這段期間有為此引以為戒或感到質疑的事情嗎?

最初我對被叫做「執行總監」的人所說的話覺得:「原來如此呀!真是厲害!」而有所同感,以為日後就會是那樣的時代,但實際看到其所完成的東西時,就覺得不對勁,既不令人興奮,也沒有落實原來的理想。自己心想:「早知會變成這樣,不如當初就不要講那樣的大話嘛!!」。

─有受到「RECRUIT」的影響嗎?

的確,當時公司的氣氛就是:「自我創造機會,機會造就自我」,自己採取行動去改變事物;然後透過事物的改變,自己也能有所改變。「RECRUIT」過去就是秉持這樣想法的公司。

─澤田先生的公司叫做「CHAOS」,有什麼原因嗎?

匹敵牛頓的地心引力、愛因斯坦的相對論「CHAOS(混沌)」理論是20世紀最大的理論。其理論就是雖然這個世間是複雜的,但其實是由非常單純的事物所成立的。若按舊約聖經說法就是指天地創造前的狀態;社會秩序出現前的狀態;最為創造性的狀態。

「CHAOS」常被取其「混沌」、「無秩序」等負面的意涵,不過我卻取其正面的意涵,可以說是表裡一體吧!好比銳利的刀子當作工具是有用的,但如果使用方法錯誤的話就會使人受傷。道理是一樣的。換言之就是「如何看待」的問題。不會使人受傷的工具就不會是有用的武器。

─因為您已胸有成竹,所以取了這樣的公司名稱?

是有這樣的決心取的。也就是說希望自己能夠持續保持其正面積極的想法。日語有句話說「名為體之表」,名字決定一個人的性格,所以藉由命名來決定性格。我到現在都還認為公司命名為「CHAOS」是很好的。

─我想公司成立之初會很難有工作進來,請問您是在怎樣的機會下開始的呢?

我的情況有幾分幸運,這種從無生有的工作過去不太有人做,然後加上親朋好友的介紹學校學長的提拔…等等。

【淀屋橋WEST】 位於大阪淀屋橋站的西南區一帶,澤田充結合了當地的大樓業主與老牌商店,重新規劃打造出一塊複合式街區,2003年5月開幕以來,由於反應極佳,帶給當地龐大的經濟利益,至今共有48家各式店家集結,目前仍在陸續擴充中。www.yodoyabashiwest.com

【淀屋橋odona】 是淀屋橋站共構的大型購物商場,集合高級名牌與美食,希望在辦公大樓區的當地,提供一個「夜晚也熱鬧非凡、一週七天上班下班都能笑容滿溢」的街區。於2008年5月開幕,也使得「淀屋橋WEST」的概念更加完整。www.odona.jp

懂得團隊合作與個人表現,才能在工作上保持平衡!

─說到學校,聽說您在學校是田徑隊,而且還是日本前十名的選手呢。

我國中時打過棒球,但在高中時學校沒有棒球隊,因為很喜歡運動,就想嘗試其他運動,剛好班導師是田徑社的指導老師,而我在體育課跑100公尺和200公尺時,還是全年級跑最快的呢!

─棒球是團隊運動,以組織方式運作,感覺和上班族很像;而田徑則是個人表現,這和您獨立出來創立公司有何關係嗎?

我沒從這樣的角度想過,不過或許有所關聯吧。我想從棒球到田徑,因為有團隊比賽與個人競技的經驗,所以才會有今天。

創新事業要成功,最好創意心態是菜鳥,執行上是老鳥!

─因為了解組織運作與個人表現,所以才能保持平衡是嗎?

對。我身上有雙重標準,人的眼睛因為有左右眼,所以會有遠近感。擁有不同的經驗是好的。日本也是如此的。例如漢字是從中國傳入的,後來在日本又創造出了片假名、平假名,進而創造出更多的東西出來。

我練過個人競技的田徑和團隊比賽的棒球,在RECRUIT上班時經驗過業務、企劃、還有會計等工作,也做過宣傳工作,在東京和大阪都工作過,我是屬於像這樣喜歡把對比的東西組合起來的人。

不是片面的,而是有更多角度的視野。所以我喜歡同時去做不同的事情。透過同時將兩種完全不同性質的事情做好可以保持更佳的客觀性。「Producer」的工作, 在創意上沒有經驗的菜鳥比較好。最好是創意上是菜鳥;而執行上是老鳥。

─可否解釋一下呢?

因為如果是創意老鳥的話, 就會說:「這樣我不會啊!」、「這是不可能的!」…等等的藉口。

─所以老鳥反而被既有的成見束縛住了。

如果是菜鳥的話,就不會有這種情形,而能自由地發揮創意,從而產生創新的東西。不過最後在執行上也必須確實做到:「果然是老鳥!真的是經驗老道!」才行。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創意是老鳥;執行是菜鳥」。

─「CHAOS」自創立以來最初碰到的困難是什麼?又是如何克服過來的呢?

大阪車站「E~ma」商場是個歷經5年製作期的案子。那5年內我的公司當然是全心全力地去執行,在那段期間因為竭盡氣力地做,所以沒做下一個新案的準備。

當「E~ma」完成時, 我認為會出現「E~ma」的後續迴響,當然後來確實是有出現效果,可是在接到下一個新案子拿到錢為止,卻花了一年的時間,因此在那段期間內完全是陷入沒錢的狀態。

─資金完全無法週轉嗎?

對,已經到了瀕臨絕境的狀態。這個業界不像是在菜攤買菜只要說句「嗯、給我那個!」那樣地簡單,必須要先做好功課、準備。儘管如此,我還是堅持不改志向,一直等待到新工作的到來,當時我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焦急,就這樣總算熬了過來。

不只講求營收效率,而是營造舒適的空間!

─「E~ma」商場是在大阪車站南面的巷弄中,而且大門背對車站,這就是您的逆向思考?

我希望不是只去講求像一般百貨公司、商場的地坪業績效率,而是營造一個感覺舒適的空間。也就是以「通路─愛走的路」的空間概念在車站和「E~ma」間的地下道一樓設置電扶梯,營造出一個可以感覺陽光與自然、季節感的空間。

為此,我在南面設計了大面積的挑高,讓自然的陽光直接照射進來,而地下也會因為挑高而得以見到自然的光線。為此「E~ma」的大門入口便設計在南面。結果就是「E-ma」變成背對車站,這一點就被質疑說:「它明明是商業設施,為何玄關大門要和車站反向呢?」。

我為了想要營造一個舒適的環境,所以必須在自然的陽光可以照射進來的南面做一個大開口,我就是像這樣地一一加以分析而創造出「E」(「いい」的日文發音,舒適的意思)+「ma」(「間」的日文發音,空間的意思)。如此讓大阪人不用再當地下街的土撥鼠可以重見天日。

─你的另一個商場案子「TOKIA」是以東京丸之內為舞台,而就大阪人的角度來說,東京是一個對比的存在。「TOKIA」所強調的「下京品」的創意是從何誕生的呢?

以前在江戶時代天皇是在京都,所以京都、大阪都稱作「上方」。而從「上方」來到東京便稱作「下京」。例如京都伏見的酒在東京流行時就被叫做「下京酒」。我就是從這樣的歷史背景想到去東京創造流行,創造現代版的「下京品」。其實只是想把大阪的店舖引進東京丸之內而已。

─是想讓人知道在江戶時代大阪也有那樣的過去嗎?

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想法。大阪在江戶時代是商業城市, 所以其眼光的鑑別能力是非常強的, 以前的商人可說是一國一城之主, 全憑自己的才能、判斷力決勝負。因為是用自己的身家錢財產消費的,所以和開發票報公帳的人比起來,眼光自然要更銳利,因此在大阪能夠經得起磨練的話,其實在東京也能行得通的。

建造中之島車站是為建構一百年後的社會資產!

─聽說大阪「中之島線車站」也是您的案作,那是怎樣的機緣呢?

那是在我策劃「淀屋橋WEST」、「北船場CLUB」等開發計畫之後,京阪電鐵的人詢問我是否也願意策劃一下「車站」。

─「車站」也就是大家搭乘電車的場所?

是的,不過因為我是從整條街的角度來看的,所以搭車不過是其中的要素之一。它也可能是地標、碰面地點、景觀,或是一個交流的空間。車站就是「社會資產」。一般建築物可以照自己判斷去拆除,但是車站有使用它的人,因為是大眾交通設施,所以不能隨意拆毀。所以我才會想到創造一個100年後的「社會資產」。

─所以「中之島線車站」的100年後呢?

創造一個「社會資產」必須要能具備該時代的一個時代性。為了刻畫出現在這個時代,在當時大部分參與計画的人都認為,為了融合周圍的都市景觀,最好使用百年前洋風建築所使用的石材石磚,而我却一一思索在當今的日本、在這個中之島,用現今的技術可以再做出什麼?結果腦海裡就浮現出「木材」─而這也是日本自古以來就有的材料。只是過去因為木材最怕遇到火災,所以車站是無法使用的。經過長久的技術改良,現在已有不燃性的木材,這正是現在這個時代才能使用的材料。並在突破大阪市政府的層層反對下終於實現。

─轉個話題,您也會有壓力嗎?

沒有人會沒有壓力吧?若沒有壓力,人就不會有所提昇。我處理壓力的做法就是喝酒、睡覺、玩樂, 其實挺隨性而為的。有話就明說,在公司也是生氣時就是生氣,也對部下動怒,不會有所避諱。

─那您公司的人可能比較有壓力吧!

說不定是。無法認同我價值觀的同仁應該是痛苦的吧。

─您好像還是上班族時就常到台灣,您很喜歡台灣嗎?

非常喜歡。說不定我的前世是台灣人喔。(笑)

都市開發需要的是能人、外人和傻瓜!

【中之島新線車站計畫】2008 年營運的大阪中之島線,在中之島途經四個車站,澤田充以「中之島的精神」為概念,將擁有豐富自然、文化的人文精神,用日本傳統建材榆木打造車站外觀,希望日後中之島在世人心中,留下「木料」的地域形象。nakanoshima-line.jp

【DCS(Daibiru Creative Square)】 不動產財團DAIBIRU(ダイビル)位於中之島的企業總部,建於1926年,是日本僅存大正時期大型辦公大樓,對於日本建築史有著指標意義,由於結構老舊,已於2009年底面臨拆除命運並興建高層大樓取代。2004年澤田充將部份空間整理規劃後,提供給文創產業進駐,直到2006年間,共吸引了設計、出版、攝影、廣告、餐廳⋯⋯等20家創意團體在此營業,讓老建築有了新的活力與形象。

─您好像對台灣很了解,有沒有什麼希望台灣今後該怎樣發展的呢?

台灣有台灣獨特的活力,那是和日本不同的活力。希望台灣可以善用它去面對世界的潮流。希望台灣能消化成屬於台灣自我特色的東西。

─我覺得就很多意思上來說,台灣現在正站於分歧點上。

是啊,就自我特色這一點而言,距今約25年前,我第一次到台灣時覺得台灣有很強烈的自我特色,當時我受到很大的文化衝擊。可是現在我到台灣,不論是就好的或不好的意思來看,台灣多了很多和行走在歐洲或日本街上感覺一樣的部分,也許這是好的吧。但是如果因而失去自我特色的話,我覺得那就不好了。就好的一面來說台灣是變漂亮了,不過僅就台北而言,台北變得和其他國家的大都市太過相似了。

─不只是台北, 全世界都在同質化中吧。真的有必要如此嗎?

對、對, 我認為不需要「全球同化」,而是需要「全球地方化」。越是全球化就應該越是保有自我的特色 。我在進行都市開發時, 以「北船場」為例,我想在此讓它根生蒂固的其實就是當地的歷史。因此台灣人在朝全球化發展之際,應該要拿出自己的文化、特色這樣的東西出來。

我認為所謂「正站於分歧點上」指的就是這件事。「都市開發」中需要三種人─「能人」、「傻瓜」和「外人」。同樣地,我想台灣也需要客觀分析的外人、洞察事物的能人以及相信真理熱情衝刺的傻瓜。

─就算是和東京、紐約、巴黎蓋相同的盒子(當代建築) ,如果台北企圖凌駕其上的話,說不定流行指標(方向性)就會有所逆轉囉。

對、對, 所以如果是在同一個競爭、站在同一個相撲比賽的土俵 (競技場) 上的話,或許中國、印度、蘇聯等國會是很厲害的,但我認為不能和那樣的經濟發展同調。雖然現在正變成是經濟力強勢者取勝的一種競爭,但是我認為應該與此畫一界線,去做「我們自己只能依靠這個生存下去」的事才對,這才是真正的自我特色。

─在大阪有很多是個人經營的店,和連鎖店不同吧。

是,所以在我的「淀屋橋WEST」裡沒有連鎖店。

─不過您有對其中個人經營的店舖提供開第二、三家店的支援,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如果沒有一定程度數量的普及、一定程度的商業營收成績的話,就不會有影響力。人和人之間必須要互相有良好的影響,如果只是一個單純的玩家是無法形成為商業力的。

如果自己一個人生活可以很充實的話,那就自己做就好了。不過,如果能將那份充實感、好東西和旁邊的人分享、讓別人有所感動的話,人和人之間就會產生連繫。因為必須要去創造出這樣的連繫關係,所以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與規模。

─在這樣的意思下,就算是非連鎖化,如果個人的力量沒有一定程度的成長的話,社會就不會往好的方向發展囉。

對,整體會沒有活力。

【新丸之內大樓】歷經10年整備,耗資900億日幣的新丸之內大樓,在2007年終於開幕,號稱東京車站的新地標。澤田充將其定義為「完美的空間」,規劃地下一樓至七樓共153家商店食肆,從庶民美食、雜貨,到高級品牌、世界級餐廳一應俱全。www.marunouchi.com/shinmaru

【TOKIA】 位於東京車站旁,結合辦公與商業的綜合大樓,由日文「Tokyo」(東京)、「Tokimeki」(悸動)與「Amusement」(娛樂)組合而成TOKIA,於2005年開幕,專門提供來自關西的知名品牌與餐廳。www.marunouchi.com/tokia

【E~ma】 位於大阪梅田車站南側的巷弄,是澤田充投注五年心血所誕生的商場,也是CHAOS成立以來第一件大型開發案,於2002年開幕,以「穿越時空、感受四季、高感度」為概念,提供消費者購物與飲食的新體驗。www.e-ma-bldg.com

─您覺得台灣現在缺乏這樣的活力嗎?

我的觀察來說是有一點。

─延續現在有關活力的話題,就是有關您那個「挑戰廚藝」的案子,我覺得這不是一般人會想得到的點子。讓餐廳二廚、主廚副手的人有機會獨立創業,當初您是如何有此構想的呢?

是的,年輕有才華的廚師都想自己獨立,可是卻往往沒有機會開店。除非是從總店分出來做、或是父母親很有錢,否則真的很難,而且如果最終目標是得到總店授權開分店的話,那就得先熬上好幾年才行,但是如此一來新人的才華就會被埋沒掉。

對於這個現象,我就想這樣好嗎?在職業近代化後,過去學徒制的做法已經沒落了, 廚師這個世界有點過時,所以我才想是否能有比較開放的方式可以來支援這些年輕又優秀的新人?就這樣開始著手「挑戰廚藝」這個計畫案。

現在是過去經驗無法當參考的時代,要用決心開拓自己的生活!

─《2535》的主力讀者群是25到35歲的年輕人,他們的經濟條件和20、30年前其父母親的時代比起來逐漸變得更為嚴苛,能否請您針對覺得自己「不管做什麼都做不好」、「即便很努力了之後,反正都成定局、也改變不了」的年輕人給他們一些建議與方向?

當然父母親、長輩們所說的話就本質上來說當然還是值得當作參考,不過就現實面而言,現在的確是走到了過去的經驗不太能有所參考的時期。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魄力、是否有決心去開創、開拓自己的生活。換言之, 正因為我們處在一切變得很便利、生活很豐富的時代裡,所以更需要具備自己去開拓前途的氣度才行。

現在是不需理由就能得到的時代。網際網絡裡充斥著資訊,簡直像是洪水。但這不表示我們就已經獲得了資訊,如果只是瀏覽四溢而出的資訊而已的話,是無法真正獲得自己所需要的資訊。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變得無法自己判斷什麼是對自己有用的資訊囉。

是的,所以必須具備選擇、判斷基準的時代來臨了。好比江戶時代的漁夫為了獲得捕魚的資訊就會親自去海邊觀察。而現在只要坐在電腦前就能取得各種資訊。也因為如此資訊往往無法真正留到心裡面。

─年輕人為了自己要去開拓、開創前途,就應該自己決定好想走的方向吧。

是啊!為此, 最需要的就是如何「割捨」這件事。現在正是一個要不斷地減去再減去的時代,不懂得刪減是不行的,只是一直增加的話是無法生存下去的。

─「加法」是不可以的囉?

嗯,要減掉、丟掉、切掉,就好的一面來說,盡量地割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當然必須要具備如何割捨的判斷基準。例如必須要具備能知道這個資訊是不要的、是要割捨掉的這樣的認知。明明是不需要的資訊卻不捨棄,堆積到最後就會變成像垃圾掩埋場一樣。

在決斷「這個東西是不要」時,是需認知。明明是不需要的資訊卻不捨棄,堆積到最後就會變成像垃圾掩埋場一樣。在決斷「這個東西是不要」時,是需要勇氣的。就是心裡能不能做到「不可惜」這一點。

【北船場CLUB】 大阪街道是由東西向的「通」和南北向「筋」所組成的棋盤狀,而船場則是大阪都心地帶的總稱,江戶時代即是經濟商業中心,由於都市的快速發展,船場本來擁有的眾多商店逐漸凋零,只剩下辦公大樓,澤田充為了找回昔日船場的生活感,發起了「北船場CLUB」計畫,除了規劃店家進駐,還參與雜誌《大阪北船場STYLE》的編輯,並且不定期舉辦研討會與活動,其中邀請了知名建築團隊Studio Han Design參與「北船場ART WALL」計畫,將平日建築工地呆板的圍籬上,放上以前當地商家所慣用的「船場方言」,讓街區瀰漫著新舊時空融合的氣氛。www.kitasemba.net

【The 北濱 PLAZA】 船場新地標大樓「北濱TOWER」於2009年完工,這棟住商合一的54層摩天大樓,也是目前日本最高的豪宅。其中B1到6F規劃為「The 北濱 PLAZA」,設有超市、診所、餐廳、服飾、健身中心⋯⋯等購物與生活機能。www.thekitahamaplaza.com

【難波米印 / なんばこめじるし】 澤田充與創意才子小山薰堂合作的「難波米印」,是將413家大阪著名的庶民美食,親嚐嚴選出13家,並且刻意選在電車高架橋下開設的美食一條街,難波(なんば)是大阪古名,米印(こめじるし)是日本傳統米店的招牌,小山薰堂藉此取名「難波米印」,兼具懷舊與親切感之喻意。nam-come.com

【鰻谷挑戰廚藝選拔CHALLENGE KITCHEN】 為鼓勵優秀年輕料理人獨立開店,澤田充舉辦了「挑戰廚藝選拔CHALLENGE KITCHEN」,勝利者,將在大阪心齋橋「鰻谷BLOCK」開設自己的餐廳,並提供低利貸款協助開業。unagidaniblock.jp

不做割捨,就會看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是「捨去」嗎?

是「篩選」的判斷能力與勇氣。如果不做割捨就會看不到真正想要的東西。人類是愚蠢的,真的,如果不去蕪存菁的話就會看不到真正的東西。所以才需要割捨。

─所以您給年輕人的建議就是「割捨」這件事囉!

是的, 日本是一個減法的美學文化。現在是一個要不斷地去割捨,不要有過多裝飾的時代。當然也是一個需要加法的時代。

─除了「割捨」的藝術之外,請您簡單給2535世代一些建議。對需要自己去開拓前途的他們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呢?

知道自己的「成熟度」。

─是說客觀地看自己嗎?

對,客觀地。雖然早熟晚熟因人而異,但我覺得2535世代的人未來還可以加油。我覺得自己算是晚熟的了,不是大器晚成,從現在開始還有發展的可能性。雖然現在資訊不斷地發達,但成長緩慢的人卻也一直在增加。現在的時代有很多人即使年紀已到40、50、60歲還在不斷地成長。

─以前感覺是25歲、35歲的,就好像是現在的45歲、55歲一樣。

是啊!那是因為不管現在自己幾歲, 只要能掌握資訊、有企圖心的話,就能有所轉變。未來前途無量!現在的時代還可以繼續勇闖下去!●

– 摘錄自2535雜誌第14期